肝脏外科电话:021-68383714 肾脏移植中心电话:021-68383544
 
仁济肝移植官方
renjiganyizhi
renjishenyizhi
首页 关于我们 专家教授 肝脏移植 肝脏肿瘤 肾脏移植 器官捐献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科学前沿
患者动态
在线视频
医学科普
在线病历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时代医者夏强:创造中国儿童肝移植的“医01”
时间:2018-8-20

2018年8月19日是首个中国医师节

我们拍摄了当选2017年度全国最美医生的上海专家。他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副院长、肝脏外科主任夏强教授。作为中国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的第一人,在上海,在仁济,他从零开始,创造了医院儿童肝移植数量连续七年世界第一的记录。他和团队用中国的技术教书育人,也用中国的技术治病救人。夏强谈身为医者的创业、坎坷和坚持;谈身为医者的创新、挫折和初心。他说”没有道理,我们中国的孩子生了这个病就只能面对死亡",他还说:“我相信这些孩子会上大学,会成家,还会有自己的孩子,这些都是看得到的。“夏强医生说这些话时,眼中闪着光。

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在首个中国医师节的今天,在建院174年的仁济医院,夏强团队依旧和每一天一样,在全年无休的手术中。

上海正在建设全球卓越的科技创新中心。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副院长,肝脏外科主任夏强教授,是儿童肝移植这一国际前沿医学领域的创新者、奋斗者和领跑者。创儿童肝移植数量连续七年世界第一的记录。竖儿童肝移植的中国标准,立中国首个儿童肝移植慈善救助平台。从38岁到52岁,夏强带领仁济肝脏外科团队,用14年书写了身为医者的时代答卷。2018年三月,夏强荣获全国最美医生荣誉称号,现场给他颁奖的是,他曾经救治的患者,张芷瑶、张芷璇双胞胎姐妹一家人。2018年六月,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教委党委、上海市卫生计生委联合主办的夏强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在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举行。瑶瑶的妈妈陈东宁在现场对我们说:“病房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喜欢夏医生。上海患儿的家长嘴边常常挂着的一句话是‘夏医生老好的!’陈东宁问女儿瑶瑶为什么喜欢夏医生?瑶瑶说,因为夏医生帅,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夏医生比爸爸还要帅。”

夏强说,他坚信“惟奋斗者进,惟奋斗者强,惟奋斗者胜。今天当我们走近夏强医生时,我们还发现,或许医路艰辛,但与时代同行,惟奋斗者美,惟奋斗者帅!


CHAPTER 1

白手起家:从末位起步到位列上海三甲

仁济是一个一百七十多年最老的上海医院。但是仁济的肝脏外科却是一个很年轻的学科。因为它在2004年,也就是十四年前才刚刚建科,是一个全新的学科。当时,我们基本上是从零起步,应该说是白手起家。肝移植在中国发展差不多有二十几年的历史。其实在我们到仁济组建肝移植这样的一个团队的时候,应该说在整个上海还是处于起步比较晚,可以用一句话说是末位起步。在这样的一个末位起步的状态下,我们又是一个完全年轻的学科。当时我记得我们这个学科刚开始组建的时候,我们只有七个医生,而且这七个医生年龄都非常轻。作为学科带头人的我,当时只有38岁,应该说是当时我们这样一个百年老院里面最年轻的科主任。那我们整个团队的其他成员年龄就更轻,所以当时我们的平均年龄只有34岁。这样的一个年轻的团队,当时去开展这样的手术,其实面临的压力也是蛮大的。所以大家在开始的时候,条件也比较艰苦。因为在我们这么大一个医院里面,这么一个新的学科,肯定开始不可能会占用很多很多的资源,所以我们开始的时候床位很少,大概只有十四张床位,三间病房,七个医生,十几位护士。我们就在这样的艰苦的环境下,开始了我们的创业。 当时我们就提出来,一定要创造一流的技术和一流的服务,给病人最好的就医体验。所以我们开始,在这条创业的路上,就开始做。 应该说第一年我们非常不容易,我们经过了全体医护人员的努力,创造了120例肝移植的业绩。这个在当时应该说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业绩,这个手术量在上海一下子就排在前三位了。我们可以说从末位起步一下子就进入了上海的三甲的行列


CHAPTER 2

不惧挑战:从成人手术转身儿科领域

我们在做活体肝移植的时候,这个活体肝移植就是需要我们把一个健康人的部分的肝脏切下来,然后放到另外一个病人的体内。做这个手术的时候他有一个要求,就是肝脏必须在血流不阻断的情况下进行肝脏的分离手术。所以在做这样的一个分离的过程当中,我们是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当然我们不可能首先在我们人身上做这样的手术,我们开始是在用动物, 我们就是用小的猪去模拟这样的实验。做这个手术非常困难,我们是利用周末的时间,基本上早上七、八点钟就开始可能要做到晚上八、九点钟,整个一个手术下来常常是出血非常非常多,有的时候我们肝还没切下来,这个小猪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其实我们在做动物实验之前,我们还尝试用超市里面买来的猪肝做模拟的实验。这个手术我们练了很长时间,差不多十个月左右,我们才逐步掌握了在血流不阻断的情况下进行肝脏分离这样一个手术的难题。当然,我们在做活体肝移植,尤其是做很小很小的小儿童的活体肝移植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非常细小的血管的吻合,因为我们最小的孩子大概只有3-4个月,体重只有3公斤。3公斤就是新生儿的体重,就是刚生下来的孩子,但是这样的孩子做手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所有的血管和胆管一个也不能少都要进行吻合和重建。在这样的情况下做手术的时候,我们就面临着这样微小的血管我们怎么进行吻合,所以我们就要训练,在显微镜下面进行吻合。


CHAPTER 3

不断创新:连续七年,在上海成就世界第一

第一年当时我们就做了120台,当时都是尸体肝移植手术。到了06年之后,我们开始就活体肝移植手术。我们的手术的种类也更加的丰富,手术的数量也逐步的增加。到2011年,应该说在我们建科7年以后,我们成为上海第一个肝移植突破一千例的医院。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所以我们用7年的时间从末位超车,一步一步到11年我们成为上海第一个肝移植完成一千例的中心。11年到15年我们用4年时间完成了第二个一千例,15年到17年我们用2年时间完成了第三个一千例,17年我们更是在一年里面完成了超过八百例的肝移植手术。这个手术量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记录,因为在全世界从来没有一个中心能够在1年里面完成肝移植手术超过七百例的。所以应该说我们从04年建科,我们一步一步每1-2年我们不断推出一项新的技术。


CHAPTER 4

孤独拓荒:曾连续三年“国自然”颗粒无收

我们06年之后也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那我们也聘请了专门的从事研究工作的从事基础研究的专职的研究人员。他和我们的临床医生共同来完成一些我们临床上感兴趣的一些课题或者需要解决的技术研究的一些课题。当然这个工作开展其实也不太容易。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每年都会招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这个也是代表一个科或者代表一个医院基础研究水平的一个重要的指标。其实我们在最初的时候,我们就自己连续三年每年申请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都没有成功。我们的科室也是始终没有突破国家自然基金零的这样一个突破,所以当时我们也曾经一度也非常的苦恼。但是我想,只要大家去努力,只要足够的积累,最终还是会取得成功。其实我们在2016年,成功在一年里面获得了八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当时在我们的外科里面还是从来没有一个科室能获得这么多。其实这些年我们总共已经获得了超过差不多二十项的国际自然科学基金。而且2017年,我们还首次拿到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我作为首席科学家去领导了全国20家医院的这样的一个团队对于我们国家的肝癌和肝病进行一个大型的社区和医院的队列进行研究。在2015年的时候,尤其是我们组建了我们中国的第一个儿童肝移植的学术组织。这个学术组织是以前从来没有的。这个学术组织旨在帮助我们整个中国去推动儿童肝移植的发展,把我们所取得的研究成果写成了中国儿童肝移植的诊疗规范和指南,并在全国已经发表。


CHAPTER 5

不忘初心:“没有道理中国的孩子生了这个病就只能面对死亡”

最初的时候,我们因为是成人科的医生,我们并不接触很多很多儿童,我们也并不知道,中国有那么多的儿童其实是需要我们救治的。只是非常巧合的是我们开展的第一例活体肝移植手术就恰巧是一个9个月的胆道闭锁的小孩子。那么这个手术成功完成之后,就有越来越多的小孩子到我们医院来求医,希望我们能够帮他手术解决这个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去进一步的研究才发现,原来中国每年至少有三千例胆闭的小孩子,还不包括其他类型的各类终末期肝病的儿童是需要肝移植救治的。而这一些儿童如果没有肝移植手术来挽救他们的生命,差不多80%的小孩子会在两岁以内死亡。所以这个我相信对每一个医生来讲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因为一旦对于我们的医生来讲,就是我们一旦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能够挽救这么多的儿童,我相信对于每一个医生来讲,他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想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当时来讲,我们发现了这个问题之后我们就觉得我们作为任何一个有责任的医生来讲,都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当时科里也讨论过,我们下定决心一定要攻克这个难关。因为我想没有任何理由我们中国的儿童患了这个病就只能面对死亡,而西方国家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我们总不至于让中国所有的患病儿童都到国外去接受治疗。所以我们大家就齐心协力,就像办法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我想我们中国医生的聪明才智和我们的勤奋努力一定能克服困难。


CHAPTER 6

仁心收获:希望看着曾经救治的患儿

长大成才和成家立业

我们技术问题解决之后,还有一个大的问题,就是经济的问题。这个经济问题不是医生的经济问题,是孩子的经济问题。因为我们当时把前5年的病人做了一个分析之后,我们发现到我们医院来就诊的孩子,最终在我们医院接受手术的大概只有差不多50%。那么还有50%的孩子没有选择手术,选择了放弃。我们分析选择了放弃的原因,第一位就仅仅是经济的问题。所以对我们来讲,其实心里也蛮难过。你说一个孩子一条生命,就仅仅因为缺了几万块钱,或者十几万块钱,但是和一个生命来比的话,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我想每个人都能掂量出谁轻谁重。所以在这之后,我们科里大家医生护士开始的时候,其实医生护士我们并不是太懂怎么去做一些慈善的工作,就大家自发的、自己医生、护士能够帮助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下孩子,就真正要解决问题。可能我们还要寻求社会的慈善组织,那么有组织的来解决一些问题。所以在这之后,我们曾经第一个跟我们合作的是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那么他们获得了国家民政部的批准,专门设立了一个儿童肝移植的救助基金。当时这是第一个这个有组织的救助。后续,像天使妈妈等等这样的一些慈善机构也都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多的帮助。其实这些年对我们帮助最大的是中芯国际。中芯国际是一个非常大的半导体的企业,那么他们每年通过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来帮助我们仁济医院的要进行肝移植的患儿,现在已经完成了差不多1400多例的这个儿童当中差不多70%都或多或少地得到过各类的社会救助,这些救助对他们来说真是太重要了。所以,每年现在我们在六一儿童节,我们会举办一个节目。我们成立的一个应该是国内最大的俱乐部叫心肝宝贝俱乐部。每年六一儿童节,那我们也都欢迎他们回到仁济医院来。因为仁济对他们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个医院其实是他们生命重新起航的一个新的起点,也是他们新的家,所以六一儿童节我们就欢迎他们回家。那所以对我们所有的医护人员来讲,其实我们已经早就不过六一儿童节了。但是自从我们做了儿童肝移植这样一些个事业之后,我们每年也很期待,所以对于我来讲,其实我从一个成人科医生到现在做了更多的儿童的手术,我觉得虽然付出很多也很辛苦,但是我觉得还是非常值得,也很有成就感。因为在我做的小朋友最早的到现在,从一岁不到现在也十几岁了。我想这些孩子还会一天天的长大。我想再过十年,差不多我就退休了。那么这些孩子差不多也二十几岁了。你可以想象一些这些孩子从一个很小的婴儿到活泼的青少年然后到长大成人他们也可能会上大学他们有成立自己的家庭他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我想对我来说,能看到这一些,我相信这都是看得见的。其实这个成功的满足这个事业的成就感,可能不是用任何东西能够衡量,所以我非常热爱这个事业,我觉得再苦再累都非常值得。


CHAPTER 7

奋斗不止:过去和现在都用奋斗书写人生

每一个医学生,我们在进入医学殿堂第一天,我们都要宣誓。那么我想这个誓言是每个医生一辈子都应该记住的誓言。所以对于每个医生来讲,不应该轻言放弃。即使失败要认真总结教训。因为对于我们每一个医生来讲,他的成长都是一个过程。其实对我来讲,我常常把一位非常有名的医生的他的一句话作为我的座右铭。其实我把他的这句话和他的照片一直贴在我们自己会议室的墙上。那么这个医生是一位美国的器官移植的医生,他叫托马斯.斯塔泽。他是在1963年,在美国完成了全世界第一例肝移植手术,被称为世界肝移植之父。当年他经历的挫折和磨难是非常非常多的,甚至美国在有一段时间禁止他开展肝移植手术。但是正因为他不屈不挠,反复总结,最终才有了今天全世界的肝移植。如果试想,如果他很早就选择了放弃,可能今天世界的肝移植历史是都有可能会改写。所以他讲了这么一句话,我一直给自己也和我所有经常给医生上课的时候,跟大家拿出来一起共勉。他是这样说的,他说,医学的历史,就是那些在昨天,被认为不可能。在今天,还十分困难,在明天就可能变为常规的那些东西。所以这句话我觉得特别符合我们医生应该去如何工作,如何去调整极限,如何去克服困难,如何去帮助别人,去解决病人的问题。所以我也一直把这句话作为我的座右铭。正因为有这些理想也好、信念也好,我想能够支撑我们能够走到今天。


CHAPTER 8

中国品牌:用中国技术教书育人,

用中国技术治病救人

其实我们最近几年,我们做的1400多例的这个儿童肝移植当中,已经在最近的几年,有一些洋面孔出现,其实我们也有哥伦比、亚南美的病人到我们这来做手术,但是到我们医院最多的还是东南亚,来自马来西亚的小朋友。曾经这几年总共大概已经为20多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小朋友,为他们进行了活体肝移植的手术。所以这项工作也得到了马来西亚政府的高度的肯定。其实马来西亚的驻上海的总领事和马来西亚驻华大使都多次到我们医院来访问,并且对我的工作也表示感谢,给予高度的评价。其实今年马来西亚驻华大使,专门给中国外交部、中国国家的卫计委和上海市卫计委就发来函,专门对于我们为马来西亚的儿童进行活体肝移植这件工作予以高度的肯定,也给予很大的感谢。他们也希望我们能够今后还继续为马来西亚的这些小患者们提供我们中国的医疗的服务。同时也希望我能够帮助马来西亚培训他们的医务人员。所以我想我们不仅仅要用中国的技术来教书育人,同时我们也要用中国的技术,去帮助世界的小朋友


后记:

在夏强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党委副书记闵建颖说:“走上演讲台,虽然只是几步路,但在我的脑海里,却闪现出许许多多激动人心的画面……第一例二尖瓣分离术、第一例针刺麻醉体外循环心内直视术、第一台人工心肺机……一百七十四年,屹立黄浦江畔,仁济人用无数个‘第一’告诉世界:这里,是中国西医的发源地之一。”

作为全国历史最悠久的三级甲等医院之一,仁济见证了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变迁,踏准了“改革开放,国强院兴”的时代步伐。在新时代,仁术济世既是仁济医院的初心,也是仁济的使命与担当,还是做强上海品牌的时代强音


上一篇: 攻坚克难,仁术济世!夏强同志荣获“2018感动上海年度人物”
下一篇: 时代医者夏强:创造中国儿童肝移植的“医01”
友情链接:上海仁济医院 |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 | 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 |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

肝脏外科
电 话:021-68383714    021-6838371
地 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建路160号(东院)

肾移植中心
电话:021-68383544    021-68383423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建路160号(东院)  上海市黄浦区山东中路145号(西院)


沪ICP备17019060号-1      Copyright © 2017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6668